任正非先生需要人拎包吗 

 任正非先生需要人拎包吗 -闻远达诚管理咨询
 

这两天在网上被疯转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在机场等出租车照片,引发了一轮“73岁的财富老人竟如此低调”,“4000亿公司的老板懂不懂时间管理”,“总被人拍到这个是作秀吧,随身摄影师有几个?”

互联网时代盛行炒作,公关这行被诟病为炒作始作俑者,世界都是被我们搞乱的。不过任正非这事确实是网友偶然拍到的,发帖人我还认识,不是做公关的。还有一个事实:任正非先生已经不负责一线工作,没有那么多具体的决策要做,再想到他的出身和一贯行事风格,等出租车并不为怪。

不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受过父母这样的激励,孩子,好好干,以后当大官,有人给拎包。

或者:孩子,好好干,别嫌弃工作,从给领导拎包做起。

拎包是一件挺神圣的事情,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:领导者唯一定义就是其后面有追随者。

下面一句是,领导者后面一定有拎包的。

领导人需要拎包,表面上是工作需要,比如领导一出机舱就要向欢迎人群挥手致意,像美国国务卿克里这样到莫斯科下飞机自己拎包被普京嘲笑,是应该被嘲笑的,普京调侃说包里是不是钱,克里说等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我给你看,你会有个愉快的惊喜,不会是内裤吧。

领导人需要被人拎包,深层意义是领导需要派头,作为老大,手里没有东西是派头的重要标志,所有电影里,不管是正义的领导,还是黑社会老大,出场时都是双手空空。

领导人需要被人拎包,更深沉的意义是领导太孤独,身边需要有人。拿破仑说,所谓天才就是在不断承受痛苦。这种痛苦包括责任带来的压力,也有自己境界太高不被理解的苦衷。身边那个拎包的,其实不是体力上的拎包,是一种交流的需要。

我曾经跟一位全球著名500强CEO的保镖聊天,我说领导全世界到处飞,你们俩总在一起,飞机上都干嘛呀?他说,领导一般都看书,思考,有心情的时候拉着我聊。我说聊什么,他说聊旅行,聊孩子、家庭。我说那你还不写一本书《我和XXX一起打发的无聊时光》。

当然,人家那一行有行规,不能写这个,倒是记者们喜欢把跟名人的交往夸大,常用“我的朋友XXX”这样的句式。

每次乘飞机经过头等舱,看到那些领导模样的人都正襟危坐,满脸使命感,人家确实承担的使命比我们大得多。走进经济舱,气氛轻松得多,赶上旅游团,大家说笑逗骂,互相递吃的,好不欢乐。

当然,也不是所有领导都需要人拎包,普遍来说,美国和欧洲企业的老板相对低调和自立。

我刚到外企的时候跟一个大老板出差,老板60多了,自己拽着拉杆箱,走的比我还快,后来有人说,老板在那个城市有个特别投缘的情人,跟你的动力不一样。我说好吧,八卦精神让人拎包更有力量。

朋友在外企做了20年总裁助理,服务过一任任老外男性,她说自己经常不好意思,不仅老板不让她拎包,而且上车还给她拉车门。

一个在宜家家居工作的朋友,公司创始人来访问,中国区领导让她去接,她说我开着我自己的捷达去机场,我都觉着别扭,但人家老头不别扭还挺开心。

领导对包的重视,反映的是工作压力,每个领导都要了解难以想象多的事情,在车上,在飞机上,候机室,任何能够独自相处的时间他们都要看材料,消化信息,产生思想,酝酿决策。要给他们空间,可能的话,那么重的文件箱,帮他们拎拎。

不过,我还是喜欢那些特立独行,自助服务的领导,孤独是人类最大的敌人,也是最能历练人的考验,从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在饭馆吃饭,到中年担任领导能一个人旅行,天才都是寂寞的,如果一个领导者必须不断与人沟通,那么他应当更珍惜那些宝贵的独处时光,一个人在候机室,一个人等出租车,一个人吃饭,是一种自我升华一定要跨越的境界。

你会问,任正非先生干嘛要排队等出租车,可以叫滴滴啊神州租车啊,这个嘛,留自己电话给不认识的司机,出机场不停打电话跟司机确定上车方位,太傻了,只有你我才干这个而且乐此不疲。

 
 
 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
相关文章
向法律部学习写危机公关道歉信
向法律部学习写危机公关道歉信
品牌延伸——企业扩张之痛
品牌延伸——企业扩张之痛
公关的高维战和丛林战
公关的高维战和丛林战
公关的老法术,哪些不灵了? 
公关的老法术,哪些不灵了? 
危机公关的少讲话 
危机公关的少讲话 
上台演讲如何不被吓尿 
上台演讲如何不被吓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