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呼风唤雨的写字大师 

 
那些呼风唤雨的写字大师 -闻远达诚管理咨询

到处都缺写手,会敲字的人太多,拿得出手的太少。媒体在找专栏作者,企业账号要人供稿,自媒体工作量不堪重负,内容搬运工方兴未艾,互联网充满有账号无内容的困境,世界弥漫在文字被掏空的危机。

最近遇到几位一直很佩服的文字大家,惊诧于他们现在都不写了。

徐达内,看过他在FT中文版的专栏,徐达内.com 和微信上的“媒体札记",惊叹于他何以将公众事件解释分析如此丰富透彻,摆脱传统媒体无休止采访的低效,大量署名引用社交媒体的各色人等的评论,我觉得就是新媒体时代的用户体验。好比你到了一个农场,看着菜也好,鸭也好,猪也好,不停地跟他们亲嘴合影,肚子饿了突然抓狂,而徐达内大师就是默默地给你端上一桌菜。

可是他现在不写了,微信上的“媒体札记”是团队在做, 他现在忙着创业,推自己的新媒体排行榜“新榜” newrank.cn 解决自媒体的商业价值评估,这在商业上绝对是好事,为他和他玩命的团队祝福, 可是谁来写作呢?

徐达内做过文汇报头版编辑, 东方早报副总编,2007年开始做自媒体。为了他王牌的"媒体札记”,他那会儿每天要看30多种报纸的主要版面, 三百多个大V意见领袖微博言论,能做到看这么多东西还能理清自己行文思路不被人带走,佩服得不行。可是他说写得太累,写不动了。

还有一位写作天才魏武挥,跟曹操同一天生日,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的官方身份,他的自媒体和专栏名气大得多,早年的科技博客, 现在沉浸于新媒体,讲课、论道、写作,每天一篇专栏的产出速度。

不久前在莫干山开会,早上11点全体代表合影,就等他一个人,主办单位说魏老师整夜在赶一个书稿,可能在休息。后来他看不出疲倦地来了,我问他一天最多写多少字,他说连写带整理大概一天一万字,听了都近乎昏厥。

可是魏老师也在忙创业,行事腼腆的他晚饭间却掏出新公司的名片一一分发,做投资搞创业,用掉的精力还能不能支撑他一天一篇的写作?

两天后在飞机上遇到“界面”的创始人,著名媒体人何力,我眼里看到的只是写作,注意到他主持界面那个名人午餐系列,他只管提问和吃饭,自己不写,由他的记者写。那些呼风唤雨的写字大师 -闻远达诚管理咨询

可是他说事业忙得没有精力写作,他要考虑300多人的生计,不断融资、盈利、开拓业务。我说这几年媒体巨变,所有人都疯忙,三年后基本定局了,不用这么忙了,到时你去写作和讲课。

写字能不能挣钱,回答是肯定的,只要你写得好,有点江湖地位。

我问虎嗅的朋友行情,这几年虎嗅吸引发掘了一批优秀作者,随地位不同收费3581级,每篇三千到五千到八千到一万,虎嗅的大腕儿作者现在已经开价到了三万,市场需求依然很盛。

掰着指头算算,就算3000字一篇,一万元一篇,一个月四篇,总收入就是八万,跟商业有关的写作完全能养活码字工匠,而且不仅是养活。

只是,具备呼风唤雨的本领, 非一日之功,看看那些已经辍笔的大家的旧作,看看这事有多难。

只是码字的人都不甘心一直码下去,他们要创业,要投资,被人求惯了,也想尝求人的滋味,在江湖兴风作浪的感觉。

只是,写作和管理是大脑中不同的两条线,绝无重合可能,如果写作是门武功,怎么能不被废掉,在看高手们的结局。

一个专栏作家朋友跟我说最近忙于创业带团队,偶尔微信号贴篇文章,粉丝们说,哎呀X老师,没感觉写不好的时候,还不如不写。多真诚,多直率,多让人默默地伤到最深。

对这些少有的写作天才,写顺的时候社会要哄着他们,惯着他们;他们写不好的时候使劲损他们,逼他们好好写。

在这个浮躁的世界,我们需要好的见解、好的解读、好的文字。希望大师隐去的江湖,有催马扬鞭赶上的后人。

一篇一万元, 等你。

 
 
 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
相关文章
60后如何照顾好自己
60后如何照顾好自己
向法律部学习写危机公关道歉信
向法律部学习写危机公关道歉信
公关的高维战和丛林战
公关的高维战和丛林战
公关的老法术,哪些不灵了? 
公关的老法术,哪些不灵了? 
危机公关的少讲话 
危机公关的少讲话 
上台演讲如何不被吓尿 
上台演讲如何不被吓尿